設為首頁 - 加入收藏 - 網站地圖 歡迎訪問“華僑時報”網站!
當前位置:主頁 > 新聞評論 > 國際新聞 > 正文

日本也想加入亞投行,支持不支持?

時間:2017-05-16 17:16 來源:俠客島 作者:轉載
  日本想參加亞投行?

  昨天(16日),很多媒體都在關注這條消息。無論是從亞投行自身的發展而言,從中國“一帶一路”倡議的推進而言,還是從中日關系而言,這無疑都是一條大新聞。

  不過,細看各路消息,此事比較復雜,即使是事實本身亦有尚未確定之處,還需要島叔給大家理理頭緒。

  微妙

  事情是這樣的——

  5月15日,到北京參加“一帶一路”高峰論壇的日本自民黨幹事長二階俊博在北京表示,關于日本加入亞投行一事,已經到了“是否決心盡快加入”的階段。他認為,日本政界應當加快準備,避免在此事上“大幅落于人後”。

  “幹事長”,傳統上是自民黨的二號人物。第一號當然是自民黨首安倍。二階的此次表態,與過去日本對亞投行的消極和質疑態度相比,無疑有了極大的變化。這也是人們關注此事的主要原因。

  但在二階表態之後,另外兩個人也說了話,話鋒卻另有別意:

  同樣在15日,日本首相安倍晉三也在回答記者提問時談到了亞投行問題。他的原話是:“如果能夠消除(外界)疑問點,就可以積極考慮。”

  按照他的說法,這些疑問主要包括三點:公正運營;可持續的貸款運作;對于環境和社會的考慮。他還提到,這是“美日兩國共同的疑問”。

  經過一個晚上的媒體報道之後,16日上午,日本官房長官菅義偉也出來說話了,他的原話是:“自亞投行啟動之初,日本就一直關注其運行,如能否實現公正運營,能否考慮到對環境和社會的影響等。這一點沒有任何變化。”

  對比三個人的表態,我們似乎可以感到,後兩者的態度更為“謹慎”一些,但同時又具有各種解釋的空間——當然,這是他們的一貫風格。而這種對比,恰好說明了日本在亞投行問題上的態度。

  爭論

  對于亞投行,日本國內從一開始就存在不同意見之間的爭論。

  我們都知道,日本目前面臨一系列深層次的經濟社會問題——人口老齡化、中央政府財政困難、產業空洞化、國內市場擴張乏力……今天的日本,需要廣闊的海外市場、生產力,需要一個穩定的外部發展依托,作為未來幾十年經濟增長的保證。

  縱觀當今世界,能夠提供這一保證的,無疑只有新興國家和廣闊的第三世界國家。畢竟,歐洲的經濟增長並不樂觀,而美國雖然具有巨大的經濟存量和增長潛力,但不大可能實現新興國家那樣的高速增長,其可對外開放的市場空間也有限。

  也正是因為這個原因,日本過去幾年一直將希望寄托在類似于TPP這樣的項目上,打算聯合美國,整合亞太(特別是東南亞)經濟資源,形成這樣的“外部依托”。同時,這也是因為日本在政治上執拗于對華對抗,很難像別的國家那樣放心搭乘中國“便車”。(話說在前頭,這事兒不能怪中國,只能怪日本自己沒想通,“責任不在中方”。)

  在此背景下,自亞投行項目籌備期間開始,日本國內就有不同的看法。

  水面之上的“主流”看法充滿質疑與警惕:認為亞投行是中國“經濟擴張”的工具,認為亞投行在財務上不可持續,認為亞投行在運營中肯定是中國一家“說得算”……總之,認為中國做不成這件事兒,即使部分做成了,也沒有別的國家什麼事兒。所以,就有了前述安倍所說的那些“疑問點”。當然,這些公開說的疑問點,都只是“說得出口”的那部分。

  但在“水面之下”,也有一些日本人在冷靜思考:亞洲基礎設施建設是一塊什麼樣的蛋糕?中國在基建領域的實力、經驗會帶來何種效果?一些亞洲國家基礎設施的發展,會給地區帶來何種好處?日本在其中又有何種機會?

  在日本國內“政治正確”的禁忌之下,後一種觀點顯然無法廣為傳播。但有一件事情是事實:一年多來,日本或是側面打聽,或是直接派人,一直在關注亞投行的動向。

  當然,他們親眼目睹了亞投行從設想到組建、從“一張白紙”到初具藍圖的過程;他們也親眼目睹了亞投行發展到70多個成員,甚至囊括英、德等一批老牌國際市場玩家的過程;他們還發現,自己如果現在再申請加入,已經無法享受創始成員待遇,還需要經過亞投行全體成員的許可。

  經歷過高速成長期的日本人應該能夠懂得,日本正在面對什麼樣的機會,日本可能錯過什麼樣的機會。

  同期,國際局勢也發生了巨大變化。特朗普執政後,TPP已成“過去時”(雖然日本還在努力挽救),日本不得不全盤修改原有預期。更何況,美國亦開始逐漸顯示出對“一帶一路”的興趣。恐怕日本人也會想到,只要能帶來真金白銀的東西,都可能引起特朗普的興趣。

  決策

  于是,就有了日方近期的態度變化。

  這種態度變化,以及前述三人表態的對比,很能說明日方當前的心態:

  第一,日方不想錯過亞洲基礎設施建設的大蛋糕,不想錯過這班車;第二,日方明白,以目前中國在區域內的影響力、中國的資金狀況和基建能力,這樁生意有的做;第三,日方雖然已做不成創始成員國,但還是要“端”著。之所以要質疑亞投行的管理、投資項目等,無非是因為日方希望在亞投行的管理運營、項目決策、體制機制中有一些發言權,“能說上話”。

  據此可以想象,日方如果真的加入亞投行,其可能提出的出資比率不會太低。當然,這要看其他成員是否同意了。

  當然,天下的事情都不是一廂情願。日本已經錯過了成為亞投行創始成員的機會,如果現在還要講過多的條件,很可能還會錯過更多東西。這一點,相信日本人自己也清楚。

  但日本加入亞投行一事,還涉及一個更核心的問題:日本究竟如何定位對華關系?

  從亞投行這件事情來看,當事實擺在面前的時候,日本人是可以理性和冷靜的。但很遺憾,這只是個案。

  我們想知道的是:日本在這一個案中體現出的、有限的積極態度,是顯示其打算全面轉變其對華對抗的戰略?還是僅僅在這一局部、出于特定利益的戰術性緩和?如果是前者,自然是熱烈歡迎;如果是後者,我們在歡迎之余,也只能無奈——畢竟,“強摁牛頭不喝水”。

  換句話說,如果日本人不能想通中日關系“大是大非”的問題;如果個別政治人物還想用“中國”作為借口,推動日本國內政治的右轉;如果日本國內一些勢力還想從中日關系緊張中獲取其小集團的利益,那麼中日關系的長期發展,恐怕還會面臨各種各樣的波折。

  而在這種場景下,日本錯過的發展機會只會越來越多。如果那樣,那就讓一些日本人繼續思考,而我們繼續大步前進,就好。

(責任編輯:轉載)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上一篇:美設工作組 參與「一帶一路」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