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為首頁 - 加入收藏 - 網站地圖 歡迎訪問“華僑時報”網站!
當前位置:主頁 > 新聞評論 > 時事評論 > 正文

民族和民粹主義將割裂未來世界

時間:2014-07-08 12:04 來源:未知 作者:轉載
民族主義和民粹主義或將成為主宰未來世界分割的一大因素。圖為蘇格蘭人支持脫離英國。

   隨著區域經濟一體化逐步加深,形形色色的民族主義(或是民粹主義)正在全球各個地區冒起,構成與全球化相悖的主要矛盾。

  近日,《華盛頓郵報》刊登專欄作家、《時代》週刊主編法里德•扎卡里亞(Fareed Zakaria)的專欄,扎卡里亞指出,民族主義是因過度自信和不安全感所組成的奇怪混合物,它有良性和惡性之分,但就目前看來,惡性的民族主義占到了上 峰。同時,由民族主義導致的身份認同將取代意識形態差異,成為分割未來世界的重要因素。文章編譯如下:

  7月4日是美國的獨立日,對我來說這一天十分特別,因為獨立日是在沒有信仰、種族和教派的背景下慶祝國家認同的節日。

  而縱觀當今世界,我們看到的卻是一種黑暗的、更加麻煩的民族主義正在日益崛起。

  在今年歐洲議會的選舉中,民族主義、民粹主義以及那些排外的政黨正大行其道,右翼的英國獨立黨和法國民族陣線大獲全勝,帶有法西斯主義色彩的希臘極右翼政黨“金色黎明”更是贏得50萬張選票,首次挺進歐洲議會。

  這樣的民族主義不僅風靡歐洲,如今在全球亦然,例如日本首相安倍晉三正計劃重釋日本憲法,再如,俄羅斯總統普京和土耳其總理埃爾多安等一些國家首腦,也正在把推行民族主義當作施政的核心要素。

  當然,我認為健康的民族主義也是存在的,例如烏克蘭人為爭取獨立自主而進行抗爭,而另一種基於恐懼、不安全感以及焦慮的民族主義也正開始浮現,英國哲學家以賽亞•柏林曾提到民族主義的興起猶如被外力壓彎的樹枝,一旦放開就會猛然地反彈。

  為什麼這樣的事情會現在發生?因為全球化和技術革命超越了我們的生活,人們不適應改變的速度,他們想要堅持過去的穩定,這樣的情緒一旦經過積累,民族主義感就會呼嘯而至。加泰羅尼亞、蘇格蘭以及中東部份區域的地區認同,正呈現出它新的意義和急迫性。

  這是過度自信和不安全感所組成的奇怪混合物。歐洲的一些地區,當地人擔心社會的轉變會超越他們群體的認同,社會將被更大的勢力左右,這些勢力包括了歐盟、國際貨幣基金組織以及美國政府,而強大的勢力與當地人並不分享同樣的價值觀。

  美國的茶黨亦然,他們視外來移民為爭論的核心,特別是眾議院多數黨領袖坎托在黨內初選中意外落敗後,許多傳統的右翼政客都不再堅守對美國的過往認同,這與歐洲的極右翼黨派在選舉中獲勝是如出一轍。

  全球化的時代,精英們都喜歡討論政治理念,他們爭論究竟是“大政府”還是“小政府”好,但正如亨廷頓很多年前的預言一樣,如今推動全球發展的將不再是這些理念,而是人們的認同感。

  即“我們是誰”,或更直接的表達是“我們不是誰”?  

(責任編輯:admin)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