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為首頁 - 加入收藏 - 網站地圖 歡迎訪問“華僑時報”網站!
當前位置:主頁 > 新聞評論 > 時事評論 > 正文

2017:世界形勢發展的七大懸念

時間:2017-01-03 05:10 來源:新華社 作者:轉載
  2016年,世界形勢複雜多變,國際格局加速調整。英國公投“脫歐”、特朗普當選美國總統、歐洲發生多起恐襲、巴西和韓國總統遭到彈劾等重大事件頻發,令人眼花繚亂。

  展望2017年,世界形勢依然懸念多多。


 

  懸念一:特朗普如何施政?

  特朗普2017年1月20日將就任美國總統。入主白宮後,他將推行什麼樣的內外政策,不但關係到美國的前途,也將對世界政治、經濟和安全產生重要影響。

  特朗普在競选和候任期間曾發表很多驚人言論,但上台後會否以及如何付諸實施還未可知。

  從他已透露出的政策取向看,在內政方面,特朗普特別強調要振興美國經濟。他在貿易問題上表現出明顯的保護主義立場,承諾把流向海外的製造業就業機會重新帶回美國。他還準備實施大規模減稅和基礎設施投資計劃。



  此外,特朗普的計劃還包括修改奧巴馬醫改法案、放鬆對金融機構的監管以及製定全面的國土安全政策、加強邊境管控、調查濫用簽證政策情況等。

  在外交方面,特朗普提出的核心思想是“美國第一”,即將美國利益放在首位。專家認為,特朗普很可能在延續傳統強權主義的同時,採取“靈活多變”但務實的外交手段來維持美國的霸主地位。

  如亞太地區,特朗普可能會更充分發揮日韓“主動性”。對於歐洲,特朗普可能會讓其更加“自主”地處理自己的經濟和安全事務。在中東問題和烏克蘭危機方面,美俄對立或出現緩和,但從長遠看,雙方戰略衝突難以消弭。

  懸念二:俄歐“制裁戰”終結?

  因克里米亞問題,歐盟自2014年起對俄羅斯實施經濟制裁併多次延長期限,而俄羅斯對歐盟也採取了反制措施。歐盟理事會2016年12月19日宣布,歐盟決定繼續延長對俄製裁至2017年7月底。

  制裁猶如一把“雙刃劍”,在傷害俄羅斯同時,歐盟自身也蒙受了巨大損失。



  由於製裁政治效應並不顯著,一些歐盟國家已明確要求終止對俄製裁。它們認識到,經濟制裁無法讓俄“順從”,而在反恐、難民危機、能源等問題上,歐盟迫切需要俄支持與合作。英國皇家國際事務研究所俄羅斯和歐亞項目研究員約翰·洛認為,制裁不應成為歐盟對俄戰略替代品。與此同時,特朗普因素也將影響歐俄關係走向。

  然而,歐俄在價值觀等方面分歧明顯,雙方缺乏互信。即便歐盟出於經濟利益考慮解除對俄製裁,雙方之間的地緣政治博弈也不會停止。

  懸念三:極端組織“伊斯蘭國”崩潰?

  在國際社會共同努力下,肆虐兩年多的極端組織“伊斯蘭國”在2016年遭到空前打擊。儘管該組織仍在伊拉克、敘利亞等地負隅頑抗,但已基本喪失攻城略地的實力。然而,世界要想完全擺脫其殘餘勢力影響,並非易事。

  伊拉克中東問題專家迪拉爾·艾哈邁德指出,“伊斯蘭國”產生和坐大的土壤是大國博弈和地區動盪。即使已經遭到重創,但如果伊拉克和敘利亞等地的動盪不減,該組織仍可找到生存空間。


 

  而且,“伊斯蘭國”活動不僅限於伊敘兩國。 2016年,該組織在法國、比利時、土耳其、沙特阿拉伯、阿富汗、美國、孟加拉國等地製造多起血腥恐怖襲擊,這表明其仍有反撲能力。該組織未來很可能“由明轉暗”,在世界各地伺機作亂,對其防範和打擊的難度將大為增加。

  懸念四:英國“脫歐”進程磕絆?

  在2016年6月舉行的全民公投中,52%的英國投票者選擇脫離歐盟。這一結果震驚世界,也將英國社會撕裂成“脫歐”和“留歐”兩派。
 

  事實上,英國選擇“脫歐”,主要原因之一是想拿回在人員流動等問題上的自主權,以更有效地限制外來移民進入和保護本國人就業崗位。但另一方面,英國也想留在歐洲共同市場內以繼續享受經濟上的好處。這種“挑肥揀瘦”的做法自然遭到歐盟方面反對。

而英國內部的認識也遲遲未能統一,在“脫歐”方式上有“軟脫歐”和“硬脫歐”之分,在“脫歐”主導權上則出現了政府和議會之爭甚至在是否要“脫歐”這個根本問題上,英國國內一直還有要求舉行第二次公投和由議會投票決定的呼聲。英國前外交官約翰·克爾稱,英國即使決定啟動“脫歐”程序,仍有“改變主意”的可能。

  辯證地看,英國“脫歐”或許也會給歐盟帶來變化。中國現代國際關係研究院副院長馮仲平認為,英國離開後,歐洲會出現要求拯救和改革歐盟的呼聲。歐盟今後有可能在一體化道路上更加註重質量,而不是像以前那樣盲目擴張。


 

  懸念五:歐洲極右勢力抬頭?

  近年來,民粹主義在歐洲抬頭,極右翼政黨在不少國家進入議會,甚至一些國家的執政黨都帶有民粹主義色彩。

  在2016年12月4日的奧地利總統選舉中,極右翼政黨自由黨候選人霍費爾儘管最終落敗,但卻贏得了超過46%的選票,給歐洲敲響了警鐘。 2017年,荷蘭、法國、德國又將迎來大選,極右翼將在這些選舉中對政權發起衝擊。

  在荷蘭,主張排外的極右翼政黨自由黨自2015年因難民犯罪問題而獲得越來越多的支持。曾有民調顯示,該黨可能在議會選舉中成為下院第一大黨,獲得組閣主動權。
 

  法國新總統預計將在中右翼陣營候選人菲永與極右翼政黨國民陣線領導人勒龐之中產生。由於國民陣線在過去幾次風向標式的選舉中均戰績不俗,因此勒龐最終上台的可能性雖然小,但也不能排除,而國民陣線在議會中的席位預計也會大大增加。

  在德國,現任總理默克爾已表示將尋求再次連任,但受難民問題影響,她的支持率已不及巔峰時期。默克爾領導的基督教民主聯盟2016年在多個地方議會選舉中慘敗,而反對政府難民政策的右翼民粹主義政黨德國選擇黨則異軍突起,預計在2017年大選中會有驚人表現。

  美因茨大學當代歷史學教授勒德指出,難民危機和恐怖威脅成為歐洲極右翼勢力滋長的催化劑,而這背後的根本原因則是選民對政府無力挽救經濟的不滿和失望。
 

  懸念六:世界經濟“風向”變化?

  當前,面臨國際貿易和投資低迷、保護主義抬頭等諸多問題的世界經濟在深度調整中呈現復甦跡象。國際貨幣基金組織2016年10月初發布的《世界經濟展望》報告預測,2016年和2017年全球經濟增速將分別為3.1%和3.4%。

  儘管機構預測總體向好,但2017年世界經濟增長仍面臨諸多不確定因素的影響,包括美聯儲加息、特朗普“新政”以及歐洲民粹主義抬頭等。

  德意志銀行預計,如果特朗普踐行減稅承諾,美國企業將帶回約1萬億美元海外獲利,這或將給美國股市注入一針興奮劑。但也有投資者認為,目前紐約股市三大股指已經處於歷史高位,2017年可能回調。
 

  油價波動對全球經濟的影響也值得關注。石油輸出國組織(歐佩克)2016年11月底達成8年來的首次減產協議。多數經濟學家認為,若歐佩克減產,油價可能升至每桶55至70美元區間。

此外,其他一些因素也可能對世界經濟造成影響,比如地緣政治風險可能使世界經濟復甦進程複雜化,而人工智能、虛擬現實、物聯網等新技術的突破或大規模商業應用則可能對經濟起到顯著拉動作用。

  值得注意的是,在世界經濟的動盪中,中國經濟的表現依然穩健。 2016年前三季度,中國國內生產總值(GDP)同比增長6.7%,繼續在全球主要經濟體中“領跑”,中國仍是世界經濟的“動力源”和“穩定器”。

  懸念七:人工智能有新突破?

  2016年,“阿爾法圍棋”戰胜韓國著名棋手李世石,人工智能在博弈、決策領域的實力令人大開眼界。 2017年,人工智能將與人類展開更近距離的“肉搏戰”。

  開發“阿爾法圍棋”的“深度思維”公司宣布將和遊戲企業暴雪公司合作,訓練出在即時戰略遊戲《星際爭霸2》中與人類玩家比拼的人工智能。這一次,人工智能將以視覺識別為基礎進行決策。

  專家預測,2017年人工智能會飛速“擬人化”。隨著語音識別、圖像識別技術的發展,人工智能助手將不僅可以進一步幫助用戶提升手機和電腦操作效率,解決更複雜的問題,還會在理解人類自然語言方面更上一層樓,讓用戶感到它就是一個有喜怒哀樂、可以風趣閒聊的“朋友”。此外,物聯網與人工智能的結合,將讓更多“智能物件”走進人們的生活,並開闢出更大的消費市場。
 

  在藥物研發以及疾病的預測、診斷和治療方面,人工智能也大有可為。 “深度思維”公司已獲得許可,訪問英國國民保健體系內約160萬病人的數據。該公司計劃利用人工智能判斷病情惡化風險,以便進行更好乾預。 IBM公司的超級計算機“沃森”也已被用於個性化定制癌症治療方案。 “沃森”目前已收集了60萬份醫療報告和15億個病例及臨床試驗記錄,它將幫助醫生更好地為癌症病人設計治療方案。

  在自動駕駛汽車、機器人和無人機領域,人工智能的突破同樣令人期待。無人駕駛汽車、半自動駕駛汽車已成為一些國際企業的重點研究項目。專家認為,無人駕駛技術會在2017年取得更大突破,但安全性與倫理隱憂也逐漸暴露,相應的管控法規有待完善。

(責任編輯:轉載)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上一篇:集中反腐力量 中國監察體制改革引關注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