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為首頁 - 加入收藏 - 網站地圖 歡迎訪問“華僑時報”網站!
當前位置:主頁 > 加國新聞 > 加國新聞 > 正文

滕秀金全英文法庭自辯:邏輯嚴謹不輸專業律師

時間:2017-01-08 12:09 來源:加廣網 作者:轉載
  1月6日,涉嫌四年前在士嘉堡一間地下室殺害丈夫黃棟的華裔女子滕秀金案在安省最高法院繼續審理。滕秀金繼續向陪審團作結案陳辭﹐她採用“法庭之友”提供的文本全部以英文進行﹐十分流暢而富有表現力。滕秀金直擊本案檢控方 “一級謀殺”罪名的軟肋﹐指出檢控方指控存在重大缺陷。

  滕秀金向陪審團陳辭時面部表情豐富﹐肢體動作充分﹐有聲有色。下午的發言中﹐談到她本人時﹐已全部以“Miss Teng”代之。此時如果有一個不明情況的人進來﹐八成以為她是律師﹐而不是被告。

  她採用的是“法庭之友”為她陳辭而起草的文本。文本開頭就指﹐控方為“一級謀殺”這樣嚴重的罪名提出證據時﹐門檻的要求很高。如果證據鏈出現斷裂﹐令人產生“合理懷疑”﹐就都可以成為陪審團對“Miss Teng”判決無罪的理由比如﹐“Miss Teng”為丈夫黃棟購買200萬元保險。檢控方推而認為﹐她是為獲得保險金而殺人﹐是為動機。檢控方推理﹐“Miss Teng”在殺害丈夫後﹐將處理屍體﹐然後拋入Port Hope 附近的安大略湖中。滕秀金的結案陳辭則稱﹐領取保險金需要死亡證書。如果拋尸大湖﹐就無法取得死亡證書﹐又如何從保險公司討來200萬元呢。

  檢控方懷疑她打算大湖拋尸的根據﹐是在她的白色SUV車上發現的一張紙條﹐上面寫了前往Port Hope的簡單路徑。但是﹐這輛車就只有“Miss Teng”一人駕駛嗎?黃棟在生時﹐也開這部車,紙條或許可能是他留下的。


5_0U153331.jpg
  案發現場有大量現金(法庭圖片)

       據星島日報報導,滕秀金稱,Elliott和Pickup醫生的供詞令一些證據存疑,例如他們不能肯定死者死亡時體內Zoplicone鎮靜劑濃度,最後他們只能說在死者體內是有Zoplicone,但並不肯定有多少及如何進入其身體。

      證據推論死者左臂針孔,與死者體內的Zoplicone有關連,證據指Zoplicone並不是水溶性,就算用高熱藥物溶液和酒精都不能溶化,證據推論可能將藥片壓碎於水中,再用針筒注射,並沒有任何實驗證明可行性。

  滕秀金又指出,Elliot醫生呈堂於Sunmount Road 5號單位搜獲的兩個針筒,並沒有進一步證明它們有闊針頭。而Pickup醫生作供時亦同意死者身上的針孔是無法證實與其身體內的Zoplicone有關連。

  檢控方指滕秀金在“加拿大輪胎公司”買了一系列機械設施﹐還準備了大量橡膠手套、桌布和垃圾袋﹐是為處理屍體和拋尸做準備。滕秀金陳辭稱﹐按照相關法律﹐死亡之後發生的事情﹐不能列入疑犯對殺人進行計劃的內容。因此﹐輪胎公司發票意義不大﹐控方的“一級謀殺”罪名失去重要基礎。

  法官Ian MacDonnell一直擔心滕秀金再次糾纏自己沒有律師、審判非法等問題,提前警告滕秀金,聽力滕秀金的陳辭法官鬆了口氣﹐稱一點問題也沒有。

  本案下週一繼續審理。

(責任編輯:轉載)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