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為首頁 - 加入收藏 - 網站地圖 歡迎訪問“華僑時報”網站!
當前位置:主頁 > 新聞評論 > 經濟體育 > 正文

供給側改革讓中國引擎煥發新動力

時間:2016-12-20 04:28 來源:未知 作者:華僑時報

  北京12月20日電/轉眼又到年底,距離中央提出供給側結構性改革的重大戰略決策,已經一年了。在這一年中,中央對供給側結構性改革的思想體系 逐步成熟、豐富,全社會也經歷了從一哄而上到霧裡看花,再從躬行探索到攻堅克難的逐步轉變,各部委、各行業、各地方正在將供給側結構性改革推向深入。

  五大重點任務:開筆破題

  中國網發表萬博新經濟研究院高級研究員張海冰文章介紹,2015年中央經濟工作會議確定,今年經濟社會發展主要是抓好去產能、去庫存、去杠 杆、降成本、補短板五大任務。在中央的精心部署和各地的大力推進下,目前已經取得了初步成效:截至10月底,鋼鐵已提前完成4500萬噸全年去產能目標任 務,煤炭去產能2.5億噸的全年目標任務有望提前完成;到10月末,全國商品房待售面積已連續8個月減少;10月末,全國規模以上工業企業資產負債率為 56.1%,同比下降0.7個百分點。

  在降成本、補短板方面,各地也都積極行動起來,因地制宜,分類施策,取得了明顯的成效。以浙江省為例,該省年內連續兩次出台政策降低企業成 本。截至11月底,第一批減負降本政策已為全省企業減負800多億元,近日出台的《關於進一步減輕企業負擔降低企業成本的若干意見》預計可再為全省企業減 負200億元以上。補短板方面,各地逐步開始重視補齊軟硬兩個方面的短板,不光在基礎設施、農田水利、民生工程建設方面加大投入,也開始注重營商、創業、 法制、教育、醫療等方面的軟環境建設,注重補齊軟件短板。

  新供給、新動力:新芽萌動

  文章稱,“三去一補一降”這五大重點任務是供給側改革的破題之筆,真正的大文章在於讓新供給、新動力充分湧現,才能實現供給結構的更新,讓供給適應需求,進而創造需求。

  習近平總書記指出,新舊發展動力的轉換需要一個過程,當前新動力的成長勢頭正在加快。必須堅定信心、增強定力,堅定不移推進供給側結構性改 革,培育新的經濟結構,強化新的發展動力。在剛剛結束的中央政治局會議上,也提出了“大力振興實體經濟,培育壯大新動能”的明確要求。

  很多省市都在部署五大重點任務的同時,高度重視創新,重視培育新供給新動力,提出了創造新供給、引領新需求的政策措施。其中深圳、杭州、上海 等地在發達地區中走在前列,深圳提出“構建綜合創新生態體系”,即一是完善自主創新的政策法規體系;二是持續加大政府科技投入;三是加強創新載體建設聚集 創新資源的做法,讓深圳這個創新之城持續領跑。

  杭州在新型服務業的發展上可圈可點。2016年上半年,杭州市對經濟增長貢獻最大的是營利性服務業(即信息傳輸計算機服務和軟件業、租賃和商 務服務業、居民服務和其他服務業、文化體育和娛樂業等四個行業),增加值增長25.8%,拉動GDP增長4.8 個百分點,貢獻率達44.5%;前三季度,前三季度,全市規上戰略性新興服務業實現營業收入增長40.1%,利潤總額增長59.9%。信息經濟中以服務業 為主體的數字內容產業增加值增長35.4%,移動互聯網產業增長45.9%,電子商務產業增長46.1%,雲計算與大數據產業增長28.6%,遠高於傳統 服務業增速。

  由此可見,只有不斷培育新供給,才能給中國經濟找到新的發展動力。培育新供給、新動能與去產能、去庫存,是相同方向並排而行的兩條河流,只有它們匯聚成一條河流時,供給側結構性改革才能從根本上提升經濟潛在增長率。

  改革下一步要動奶酪、啃硬骨頭

  文章分析,下一步,供給側結構性改革的主攻方向應該在哪裡?應該在要素市場、關鍵領域和壟斷行業三個方面。

  在土地、金融、勞動力等要素市場上,還存在著相當嚴重的供給約束和供給抑制。土地要素方面,為什麼一線城市的房價居高不下?土地要素市場長期 處於人為的供不應求狀態,是一個很大的原因;新供給新動力新業態的發展,也需要供給靈活,成本適當的土地要素支持,下一步城市的土地供給如何有序放開,農 村的土地確權流轉如何真正推進?都是需要研究和改革的課題。

  金融要素方面,金融的功能就是在儲蓄者和企業之間用最低的成本架設一座橋梁,然而中國錢最多,中國居然錢最貴。一邊是100多萬億人民幣的巨 額儲蓄,另一邊是中小企業融資貴、融資難。中國的金融機構不但沒有在二者之間架設橋梁,還在二者之間挖了一道深不見底的鴻溝,這種狀況應當如何消除,真正 降低企業的融資成本?

  人是經濟發展的目的,也是經濟發展的首要要素,在全面二胎政策放開之後,還應當怎樣進一步改革戶口、社保體制,進一步實現勞動力要素的市場化,培育和延續新的人口紅利?

  在醫療、教育、交通等很多關鍵領域,供給側結構性矛盾已經暴露得很充分,是該動真刀真槍的時候了,以醫療供給側結構性改革為例,不論是魏則西 事件還是不斷發生的傷醫案,僅僅是醫療供給側結構性矛盾的一個側面,任何微小事件都可能迅速引發全社會的不滿。所以這種情況下要盡快展開醫療供給側改革。 在教育、交通等領域也是一樣。國家花了很大的力氣,投入很多的資源,為什麼學生、家長和用人單位,都對我們的教育不滿意?網約車緩解了城市居民的出行壓 力,也帶來了一定的管理困難,但是過高的戶籍和車型要求是不是有利於新供給的湧現,對創新、試錯的態度,到底應該放還是應該收?在國企、財稅等關鍵領域, 中央的改革思路已經明確,下一步需要在保證施工質量的前提下加快推進。

  在能源、資源、電信等壟斷行業,應當如何讓各方資源公平進入,來激發這些行業的活力,促進新供給湧現,更新供給結構,降低供給成本?這也是下一步要研究的問題。

  衡量改革成效的標準是解放生產力

  文章表示,深化供給側結構性改革必須討論衡量改革成效的標準。衡量供給側改革成效的標準應該是解放生產力。從短期成效來看,有以下三個方面: 一是轉型的力度,轉型需要依靠完善的要素市場和強大的社會保障,推動生產要素從供給過剩、供給老化的行業向新供給形成、新供給擴張的產業轉移。二是放手的 效果。通過簡政放權,市場主體的成本降低了多少?通過放管結合,民間投資的活力增加了嗎?通過優化服務,創新創業的環境改善了嗎?總體而言就是新供給新動 力湧現的障礙和約束減少了沒有? 三是改革的深度。通過深化改革,提高要素供給效率,全面降低要素供給成本,讓人口與勞動、土地與資源、金融與資本、技術 與創新、制度與管理五大財富源泉充分湧流。

  從長期成效來看,只要認真貫徹三中全會“讓市場在資源配置中發揮決定性作用”的精神,堅定不移地推進供給側結構性改革,因地制宜創新增長方式,中國經濟就一定會煥發新的增長活力。

(責任編輯:華僑時報)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