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為首頁 - 加入收藏 - 網站地圖 歡迎訪問“華僑時報”網站!
當前位置:主頁 > 新聞評論 > 經濟體育 > 正文

空頭遭暴擊:離岸人民幣兌美元大漲近千點 最高至6.8647

時間:2017-01-04 19:09 來源:綜合上海證券報、華爾街 作者:轉載
空头遭暴击 离岸人民币大涨近千点至6.86

5日電,昨夜今晨,在離岸人民幣市場,空頭遭遇暴擊。

1月4日,離岸人民幣暴漲,日內漲幅超過700個基點。 5日早間,勢如破竹的趨勢繼續維持,最高達到6.8647。較4號的最低點漲約1000點。



1月5日早,離岸人民幣匯率最高升值至6.8647

專家:並非央行直接干預

昨日下午開始,離岸人民幣持續上漲,並連續升破多個關口。

截至昨晚10點,離岸人民幣對美元匯率當日連續升破6.96、6.95、6.94、6.93、6.92、6.91、6.90、6.89八大關口,日內漲幅超過700個基點,最高報於6.8881。

這也帶動了在岸人民幣的走升。以昨日下午4:30收盤價計,在岸人民幣對美元匯率4日上漲逾70個基點,報於6.9485。在夜盤交易時段,在岸人民幣對美元匯率繼續上行,昨晚10點報6.9306,漲約250個基點。

據多位銀行交易員、經濟學家發現,當日離岸人民幣的大漲,從盤面上來看,並沒有央行直接干預的跡象。其根本原因,是多因素、長時間累積的結果,並非“一日之功”。

在人民幣貶值壓力很大的情況下,也有一些分析人士認為,最近央行之所以選擇不直接出手干預匯率,除了堅持推動市場化匯改之外,還有一個考慮:特朗普上台後可能會把中國定為“匯率操縱國”,而央行按兵不動,也是向國際社會傳達出了“人民幣匯率制度是參考一籃子、有管理的浮動”這樣一種積極信號,為下一步應對措施贏得空間。

“多因素、長時間的累計結果”

首先是近日離岸市場上人民幣持續的流動性緊張。

近日,中國香港離岸人民幣Hibor利率居高不下。根據最新消息,香港離岸人民幣隔夜Hibor暴漲2139個基點至38.335%,續創2016年1月13日以來新高;7天利率升至17.55456%,14天利率升至15.70717%。



香港離岸人民幣隔夜Hibor暴漲2139個基點至38.335%

此外,德國商業銀行經濟學家周浩還指出另外一個關鍵點:所謂的即期價格,事實上是T+2日交割。如果做空人民幣即期,其交易成本就包括這兩個交易日里人民幣與美元的利息之差。如果這兩天之內人民幣貶值幅度不能超過上述成本,則做空人民幣即期的意義就不大。

這實際上也是一個博弈的過程。 4日離岸人民幣的走強,就是在做空成本攀升下,市場選擇的轉換。換句話說,市場上本來人民幣空頭較多,但在選擇逆轉之後,空頭回補,引發大量止損盤,進而形成了“多頭踩踏”的局面,導致離岸人民幣4日白天和晚上持續大漲

導致離岸人民幣大漲的其他原因還包括:美元指數自去年12月初以來持續走高,客觀上存在一定修正壓力。 4日美元指數在隔夜創下14年來新高之後,部分多頭選擇平倉、獲利了結。截至北京時間4日晚間9點,美元指數刷出日內新低102.90。

更重要的原因或許還在於監管層對人民幣匯率的預期管理正在奏效。不少觀點認為,在2017年以來的連續兩個交易日,人民幣對美元匯率中間價雖然創出新低,但實際跌幅有限。一位外匯交易員表示,這或許傳遞出監管層維穩市場的信號。

2016年年底,CFETS(中國外匯交易系統)貨幣籃子進行了調整,包括新增11種貨幣,並對美元權重下調。當時,市場認為,這與央行一直強調關注人民幣對籃子貨幣匯率、而不是關注單一匯率的市場導向一致,預期未來人民幣對籃子貨幣匯率將更加穩定。

去年12月召開的中央經濟工作會議提到,要在增強匯率彈性的同時,保持人民幣匯率在合理均衡水平上的基本穩定。市場人士認為,這是針對一籃子貨幣基礎上的基本穩定,而非針對美元。人民幣不應該也沒有必要跟隨美元升值。預計今年人民幣對美元匯率會出現小幅貶值,但在一籃子貨幣基礎上保持基本穩定。而且,監管層針對外彙和資本流動的宏觀審慎監管將持續發揮作用,有能力保持外匯市場基本穩定。

加息影響?

美元的下沉壓力,對人民幣兌美元匯率算是利好消息。也可能造成了今晨人民幣的暴漲。

美聯儲當地時間1月4日發布的去年12月份議息會議紀要顯示,美聯儲官員認為美國當選總統特朗普的財政和其他經濟政策的不確定性將影響未來美聯儲加息的節奏。當天,衡量美元對六種主要貨幣的美元指數下跌0.48%,在匯市尾市跌至102.710。

12月的FOMC會議紀要顯示,美聯儲官員們擔心,特朗普執政將給經濟帶來“很大的不確定性”。

幾乎所有官員都表示,財政刺激(基建、減稅)在未來幾年將刺激經濟增長。官員們強調特朗普刺激計劃的時點、規模和組成將對利率調整產生影響。 FOMC委員表示,未來的財政政策存在很大的不確定性,更擴張性的財政政策可能帶來比預期更緊縮的貨幣政策。

官員們表示,目前對刺激政策將怎麼樣影響經濟前景尚不得而知。許多官員擔憂,不確定性讓與公眾交流加息路徑的難度加大。

許多官員強調,必須密切關注美元走強、海外金融市場不穩定以及實際利率依然接近零等因素。

在去年12月的FOMC美元加息會議後,美聯儲主席耶倫表示,現在討論財政政策將如何影響經濟前景還為時尚早。如果經濟增長和通脹都在特朗普的執政下上升,那美聯儲將修改加息的預期路徑。

不過,耶倫指出,雖然勞動力市場仍然存在一定的空隙,但是她不認為這種空隙需要被消除。目前,並不需要財政刺激來達到充分就業。

官方重拳連出 嚴控資本非法外流

自2016年下半年以來,人民幣一直面臨著強大的貶值壓力。中國央行為了保持人民幣匯率穩定,犧牲了一部分外匯儲備,在學界引起廣泛討論。臨近年關,官方又加強監管力度,嚴控人民幣以洗錢等非法形式流出境外。

在經常項目方面,商務部11月29日表示,支持有能力和有條件的企業開展真實合規的對外直接投資業務,外管局將配合境外投資相關管理部門進行真實性合規性審核,打擊虛假對外投資行為,促進對外直接投資健康有序發展。

在個人購匯方面,外管局在2016年最後一天宣布,將從三個方面加強個人外匯信息申報管理。一是細化申報內容,明晰個人購付匯應遵循的規則和相應的法律責任;二是強化銀行真實性、合規性審核責任;三是對個人申報進行事中事後抽查並加大懲處力度

雖然個人購匯每年5萬元的限額沒有發生變化,但嚴格的《申請書》填寫要求、嚴厲的監管措施、強化的懲處力度,還是讓市場一時間風聲鶴唳。

尤其是外管局對於海外投資和海外買房的強硬態度,引起了人們的廣泛關注和積極討論。

在大額現金交易方面,央行12月30日正式宣布,自2017年1月1日起,大額現金交易報告標準由“20萬元”人民幣調至“5萬元”,以人民幣計價的大額跨境交易報告標準為“20萬元”。



2014年7月至2016年11月,我國外匯儲備月度增量變化情況

貶值壓力依在,人民幣對一籃子貨幣穩定才是目標

去年12月份,因美元強勁飆升,人民幣對美元連貶,畢竟7要害關口,市場預計,很有可能在雞年年關破七。

不過,從現在人民幣離岸表現、美元走勢來看,可能過於悲觀了。

渣打銀行(中國)研究團隊認為,中國將人民幣匯率有效盯住一籃子貨幣,並已錨定市場預期。同時,預計央行將維持國內市場流動性相對緊平衡,並可能上調公開市場操作利率以穩定人民幣匯率。

可以佐證的事實是,今年1月1日,人民幣匯率指數中的一籃子貨幣,美元權重從原來的26%,大降至22%。顯示中國人民幣脫鉤美元、堅持自主匯改的明確意圖。

交通銀行首席經濟學家連平預計,特朗普將於1月底正式上台可能帶動美元再度衝高,人民幣仍面臨外部壓力。中國春節臨近,季節性購匯需求增強也可能給人民幣匯率帶來階段性壓力。但監管層針對外彙和資本流動的宏觀審慎監管持續發揮作用,有能力保持外匯市場基本穩定。

“保持人民幣匯率的基本穩定,是針對一籃子貨幣基礎上的基本穩定,而非美元。”摩根士丹利華鑫證券中國經濟學家章俊說。他認為,考慮到美國經濟在特朗普政府財政刺激下存在加速可能,同時美元在美聯儲進入加息通道後將持續升值,人民幣不應該也沒有必要跟隨美元升值。因此,人民幣對美元匯率會出現小幅貶值,但在一籃子貨幣基礎上保持基本穩定。

“考慮到人民幣匯率的大幅波動,可能會對國內資產價格造成負面影響,進而通過金融市場向實體經濟傳導形成宏觀風險,保持人民幣匯率在合理均衡水平上的基本穩定顯得尤為重要。”章俊補充說道


(責任編輯:轉載)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