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為首頁 - 加入收藏 - 網站地圖 歡迎訪問“華僑時報”網站!
當前位置:主頁 > 正義特刊 > 正義真相 > 正文

我家是“4.25”事件的現場聯絡點

時間:2017-04-28 05:01 來源:未知 作者:柯 亮
  我叫柯亮,今年55歲,大學文化,家住北京市西城區,現在某公司工作。

  18年前,李洪誌及其法輪功邪教組織發動震驚世界的《4.25》圍攻中南海事件時,我的家就是該非法聚集的現場聯絡點,而我則為聯絡員。

  說起我習練法輪功也算是比較早的吧。在1995年的8月,由同事介紹和帶領,我參加了一次為期七天的觀看法輪功錄像的講“法”班,並由此學會了全套動作,然後在附近的練功點開始了晨練。

  1996年,我在練功點買了本《轉法輪》,便開始了全面的練功學“法”。通過反复閱讀《轉法輪》,我就對書中所說的“真、善、忍是宇宙特性”;“練功要生德”;“提高心性做好人”等很感興趣,所以就堅持練下來了。

  一段時間下來了後,因為工作關係,我就不到練功點去了,而改在家裡看書和練功。經過幾年的練功學“法”,使我的思想和人生軌跡發生了很大的變化,以至於把修煉法輪功,作為自己生活中最重要的事情。工作之餘,自己幾乎把所有時間都用在了學“法”練功上。在法輪功沒有被定為邪教組織之前,為了盡快“上層次”,自己不但常常利用工作時間閱讀《轉法輪》,有時還躲在僻靜的地方聽法輪功的錄音帶。與此同時,我還極力向同事們推薦,讓他們也來練法輪功。自己也盡量嚴格按照師父的要求的去做,努力去掉一切人的“執著”,渴望能讓師父幫我“消業”“上層次”,使我能盡快“圓滿”“飛升”。

  我過去在工作上一直是兢兢業業地跑業務,與同事交往也是熱情有加。但自從習練了法輪功以來,同事都說我像變了個人似的,由過去的愛說愛笑變得整天沉默寡語。對工作的態度也大不如前,整個人都麻木了,心不在焉,經常丟三落四,工作業績直線下滑。

  伴隨這種工作態度時間的推移,使得領導和同事對我的看法也由不理解到不滿意了,領導為此還找我談了好幾次。我雖然看在眼裡,卻絲毫沒把它不當回事。因為在我的眼睛裡,領導和同事們都是俗人,他們根本就不配與我有過多的交流。而在我的心中,唯獨只有師父和“大法”。

  我想到,師父再三教導我們,要“去人心”、“去掉執著心”、“放下名利情”,才能具備上“層次”的基本條件。為此,我不但將單位領導的教育和警告置若罔聞,而且把阻礙我修煉的單位的領導,認定為就是擋在我走向“圓滿”路上的“魔”。

為了潛心修煉,我按照師父在《轉法輪》中說的:“修煉就得在這磨難中修煉,看你七情六欲能不能割捨,能不能看淡,你就執著於那些東西,你就修不出來,這個情要是不斷,你就修煉不了。”的要求,我對家中的事情也變得漠不關心了,孩子學習的成績好與壞也全然不管了,孩子生活上的事也全扔給他媽了。原來還隔三差五地與原來的大學同學及高中的同學打電話聊聊,偶爾還聚聚。而現在根本不理那個茬了,即便通知了我,我也不去。與親戚朋友也不願來往,好像把人與人之間的事全都看淡了,不再放在心上。

為了弘揚大“法”,也是為了自己提高“層次”,我也曾經時不時勸過親戚朋友習練法輪功,說什麼法輪功很神奇,只要堅持練下去,不但能治百病,還能把自己修煉到天堂上去,等上了“層次”後,“圓滿”了時,想要什麼就有什麼,但卻都遭到了親戚朋友的拒絕。

到了1999年4月24日的下午,李昌、紀烈武等“法輪大法研究會”的核心骨乾及北京法輪功總站負責人,在葉浩家召開了部署“4·25”非法聚集活動的第四次會議。李昌在會上說:“師父說這種事情是最後一次(圓滿)了,再也不會有什麼機會了。”

這次會議進一步明確了“4·25”行動現場指揮的組織分工:李昌、紀烈武負責全面指揮;王治文負責與外地聯絡;劉志春負責與北京各區縣聯絡;姚潔負責與現場聯絡;劉樹人負責通過互聯網對外發表宣傳稿件。會議還決定,在二七劇場附近的姚潔家設立“4·25”行動“指揮部”,而因我的家位於民族宮附近,距離位於府右街的國務院信訪辦較近,所以就把我的家定為現場聯絡點。

1999年4月25日,按照李洪志和法輪大法研究會的組織和安排,在北京發生了法輪功組織的、萬人非法聚集圍攻黨和政府所在地中南海事件,我雖然沒有親臨現場,但我那一整天都守在電話機旁邊不敢離開,恐怕發生事情不能及時傳達。雖然當天沒有什麼緊急情況出現,但還是讓我緊張得不行。

  後來,我的家作為法輪功組織實施《4.25》事件的現場聯絡點,以及我作為聯絡員的情況很快就被公安機關了解到了。這一次,因為我的名字登了報紙、廣播、電視等新聞媒體,對單位和上級震動都很大,領導多次找我談話,嚴肅地批評了我,並以我的事為由開會來批評和幫助我。迫於各方面的壓力,我當時也不得不在口頭上表示接受領導和同志們的批評意見,原意接受組織上的任何處理,並表示堅決服從黨中央《中共中央關於共產黨員不准修煉“法輪大法”的通知》。

  我這時成為地區的“名人”了,大家都知道我的情況了,原來的功友也不敢來找我了,怕惹上麻煩。我自己也不能像過去那樣到處活動了,怕引起公安部門的注意,給自己帶來不必要的麻煩。但從心裡並沒有想通,頭腦裡依然覺得講“真、善、忍”、做”好人”沒有錯。而更對後來政府把法輪功組織定為邪教不理解,認為政府是不了解法輪功的真實情況。而對於那些勇於“走出去”,到天安門打橫幅、呼口號、發傳單的的功友非常敬佩,認為他們的行為堅定、勇敢,捨己為“法”,是真正的走向了“圓滿”。

  因此,我繼續在家中閱讀和背誦《轉法輪》和師父的經文,打坐練功,藉以繼續實現上“層次”和“圓滿”的願望。

  為了從根本上解決我對法輪功邪教的痴迷,單位和社區沒少下精力來挽救我,他們找來了李洪志和法輪功欺騙坑害群眾的大量的文字和音像資料供我學習。慢慢地,我從中這才發現,自己過去確實是被李洪志欺騙了。

李洪志說:“你聽說過有極樂世界嗎?法輪世界更美”,“極樂世界樹是金的,地是金的,鳥是金的,花是金的,房子也是金的,連佛體都是金光閃閃的。”等話語,極力鼓吹和描繪“天國”的虛幻世界,用“圓滿”來誘騙人們上當。他還胡說什麼,“我把大法弟子每個人都在地獄裡除了名了”,“圓滿”可以使身體被“高能量物質”替代,達到長生不老,變為“超常人”,修煉到“佛法神通”時,“人就修成一個神或佛了”。

而實際上,大家都知道,大紀元新聞集團副總裁、李洪志大妹夫李繼光、法輪功“三退”中心負責人李大勇;澳門法輪功頭目林逸明等人,甚至於連李洪志的母親都因病先後命喪黃泉李洪志連法輪功的骨幹分子和自己的親人的命都保不住,還在那裡奢談什麼成神成佛呢?

  我一直努力在“去執著”、“向內找”、“修心性”、“上層次”,就是為了達到自己為了永遠不可能實現的“圓滿”。而李洪志正是利用了我們這種急切盼望“圓滿”心理,從而得以蠱惑和​​指揮我們這些法輪功習練者公開與國家法律作對,藉以達到擾亂社會秩序的目的。

  大家都知道,當時在美國的李洪志,於1999年4月22日乘飛機,從紐約飛到北京親自策劃了這次圍攻中南海的行動。 4月23日一早,李洪志與李昌、王治文等“法輪大法研究會”負責人開會佈置了“4·25”圍攻中南海的行動。 4月24日,李洪志乘飛機飛往香港,在香港通過電話遙控“法輪大法研究會”,親自指揮了這次“4·25”圍攻中南海的活動。

而李洪志卻在5月2日接受澳洲國家廣播電視局、《悉尼晨報》、法新社等媒體記者採訪時稱,“北京發生的事,事先我一點也不知道,我當時在從美國來澳洲的路上”。

  中國有句古話說得好:“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為”,李洪志指揮我們這些法輪功習練者,採取非法聚集圍攻國家政府機關的行為,是李洪志妄圖實現其政治野心的大暴露。非法聚集圍攻的行為,嚴重地擾亂了社會秩序,影響了當地居民的生活,在國際上造成了極其惡劣的影響。李洪志雖然多次表示“不參與政治”、“不反對政府”、“不投靠任何政治勢力”。但其所作所為表明,李洪誌及其法輪功組織已經淪為危害國家安全和人民利益的邪惡政治勢力。

  我現在終於認識到,自己和家庭竟然成為李洪誌及其法輪功邪教組織利用的工具。我也徹底明白了,“圓滿”,實際上就是李洪志給我們這些“大法弟子”們設置的陷阱,李洪志就是個大騙子!

(責任編輯:轉載)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上一篇:取締法輪功是民心所向
下一篇:没有了
推薦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