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為首頁 - 加入收藏 - 網站地圖 歡迎訪問“華僑時報”網站!
當前位置:主頁 > 新聞評論 > 中國新聞 > 正文

全面二孩一周年 生育意願低何解?

時間:2017-01-04 06:42 來源:未知 作者:華僑時報
  北京1月4日電/2016年1月1號起,中國正式終結了實施35年的獨生子女政策,步入“全面兩孩”時代。“全面二孩”政策實施已滿一年,但是,全國婦聯日前發布的調查報告顯示,一半以上的一孩家庭沒有生育二孩的意願。

  據中國之聲《央廣夜新聞》報道,全國婦聯報告:53.3%一孩家庭沒有生育二孩的意願。

  全國婦聯兒童工作部與北京師範大學中國基礎教育質量檢測協同創新中心從2016年4月開始歷時半年,開展了“實施全面兩孩政策對家庭教育的影響”調查。範圍包括北京、遼寧等10省(區、市)的0到15歲兒童的父母。調查結果顯示,有生育二孩意願的為20.5%,不想生育二孩的比例為53.3%,即一半以上的一孩家庭沒有生育二孩的意願,發達地區尤為突出。

  全國婦聯兒童工作部部長陳曉霞介紹道,此次調查結果顯示,80%的父母在考慮是否生育二孩時首先是考慮公共服務因素,排在前四位的分別是:“孩子入園、升學的情況”、“嬰幼兒用品質量”、“生活地區環境狀況”、“孩子看病就醫的便利程度”。70%左右的父母認為,“母親的精力”、“家庭經濟狀況”、“孩子上幼兒園以前有人幫助照料”、“父親的精力”等家庭狀況也是影響生育二孩的重要因素。

  陳曉霞表示,由於生育成本、經濟負擔、照料負擔等問題,相當一部分家庭存在“不敢生、不願生”的現象。另外,調查還顯示,已有二孩家庭和一孩家庭父母願意生育二孩的動機主要體現在,為了“家庭的快樂與完整”、“陪伴第一個孩子”和“想要兒女雙全”。同時,目前超過50%的二孩家庭對兩個孩子的養育存在新的困惑,例如:如何與兩個孩子建立和保持親密的關係、如何處理兩個孩子相處過程中的種種問題等,二孩家庭家長希望獲得多樣性的家庭教育指導服務。

  二孩生育意願低攔路虎

  在吉林,衛計部門在二孩政策推出之初進行過生育意願調查並由此推算出了相應數據,但政策實施一年,吉林省內實際生育情況並沒有達到預計的比例。

  吉林省衛生計生委計生指導處處長姜國民說:“調查有意願生育的是百分之十五點多,一般都有集中辦生育證的情況,按照15%推算,遠遠超過現在這個數,現在辦證的數,二孩領證是35480,預計辦證起碼有六萬吧。生育的積極性不高,沒有這個政策要這個政策,有政策又猶豫不想生了。”

  姜國民表示,放開全面二孩後,城市育齡女性應該是生育二孩的主力軍,但現實問題讓不少家庭有心無力:“現在符合條件大多數都是城市人,恰恰城市遇到的困難比較多,現在城市撫養的成本也高照顧孩子時間也有限,所以生育率低。再一個原因,現在生育的主力都是獨生子女,獨生子女生育意願本來就很低,也沒時間照顧,都靠老人,老人往往照顧一個以後不願意去照顧了。”

  2016年,吉林省出台《人口與計劃生育條例修正案》,將產假延長到158天,在姜國民看來,新規等舉措能否帶動二孩生育仍待觀望:“產假雖然受到歡迎,擔心產假多了會影響婦女就業,這個也是從兩方面考慮。現在雖然選擇二孩的人不多,但這裡有很多不確定因素,有的人生了之後,受到生育兩孩的影響,很多人再隨著生育,出現生育高峰,這個很難說,現在只能是觀察。”

  儘管像吉林等地都出台政策規定,延長和保障職業女性生育前後的產假和相關待遇,但是對於很多職業女性尤其是已經生育過一孩的女性來說,由於所處的就職環境不同,生育二孩和工作事業成了她們糾結的一道選擇題。

  我國全面放開二胎的政策給許多想要兩個孩子的家庭帶來了喜悅。河南鄭州市民張女士一直想要兩個孩子,但當她真正符合條件、可以生育二胎時,她又開始猶豫了:單位的崗位基本上一個蘿蔔一個坑,一般情況下,女性員工懷孕生子之後,原有崗位就會保不住。

  如果您的老板足夠通情達理,生育二孩還能保證工作崗位,一些女性也高興不起來。鄭州市民陳女士和丈夫都是自由職業,他們的二孩剛出生不久。少了工作的束縛,但現在緊在他們頭上的緊箍咒是,孩子誰來照顧、能否照顧好的問題:“我們小區都是這樣,老人照顧孩子更多一些,一小區都是。他們都比較溺愛孩子,像我們覺得孩子你應該給養成講衛生的好習慣,但他們覺得洗澡多了孩子感冒啊什麼的,反正都不一樣觀點。”除此之外,二孩所帶來的“經濟壓力”也成為生二胎的攔路虎。

  之所以全面放開二孩,是因為國家考慮到了日益嚴重的老齡化現象,養老壓力迫在眉睫。政策雖好,可真正生育二孩時,大家需要越過的門檻也是一個接一個。媒體觀察員王攀說,二孩政策如果想要取得更好效果,國家在政策上必須適當調整,減輕家庭負擔和壓力:“比如,學前教育納入義務教育的範圍,因為即便是現在城市家庭上個幼兒園費用也是非常高的,即便是中產家庭承受起來也是比較困難,多一些公立幼兒園。當女性去生孩子的時候,收入崗位各方位會面臨風險,應該給企業一些補貼,政策支持的方式,去緩解女性生二孩之後的風險等。”

  生育二孩配套社會資源緊張

  隨著全面二孩政策的實施,2016年以來我國大城市不少三級醫療機構產科“一床難求”的問題突出。

  國家衛生計生委婦幼司副司長宋莉表示,要調整擴增服務資源,充分利用好現有醫療資源,例如通過醫療機構內科室間的床位調整,包括將三級醫療機構部分特需病房調整擴大為普通病房,盡可能地擴增產科床位:“通過實施分級建檔制度,包括像建立孕產婦建檔服務中心這些措施,合理分流和引導孕婦根據風險評估結果選擇建檔機構,緩解三級醫療機構產科人滿為患‘一床難求’的供需矛盾。鼓勵各地組建婦幼健康服務聯合體,遠程會診,對口支援等多種方式,進一步提高基層醫療衛生服務機構的服務能力。”

  首都兒科研究所研究員朱宗函表示,養孩子已經不僅僅是一個家庭或者孩子父母的事情了。他提出了一些具體的想法建議:“事實上,現在越來越認識到,養育下一代不僅僅是家庭的事情,不僅僅是父母的事情,而是國家,是各級政府,全社會都應該支持的。家庭反映比較突出的問題是養育成本太高了,這就需要政府、社會來支持。比如,是否可以在小孩一定年齡的養育階段,把個人所得稅徵收予以減免來減輕養育孩子家庭的負擔等等。這次報告提出了很好的參考價值,那就是如何加強國家、各級政府和社會對家庭養育的支持。”

  影響二孩生育的因素中,照料負擔也是其中之一。目前許多年輕父母,特別是生活在城市中的父母,普遍存在需要祖輩幫助照料孩子的情況,因此也產生了各種各樣的不同看法。

  朱宗函研究員認為,祖輩代養現象目前來看是無法改變的現實:“至少在近一代兩代甚至三代過程中,都是很難改變的現實。我們應該接受這個現實,不能總說老人帶跟媽媽帶相比怎樣矛盾,是不是不合適等等。這就更需要我們的全社會,我們的家庭教育對這種情況有所支持。”

  目前,像北京、上海這樣的大城市,二孩養育面臨的問題尤為突出,當地相關部門也在為此積極進行各種調查研究,並結合當地實際情況提出意見建議。

  北京市婦聯副巡視員孫鳳蘭建議:“一個就是提出政府制定行業標準和財政支持性政策,結合北京實際情況,第一步首先推動2—3歲托幼機構建設;第二個建議就是整合資源,鼓勵符合標準的民辦企業建設托幼機構。”

(責任編輯:華僑時報)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上一篇:2016,習近平給黨員幹部補精神之“鈣”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