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為首頁 - 加入收藏 - 網站地圖 歡迎訪問“華僑時報”網站!
當前位置:主頁 > 新聞評論 > 中國新聞 > 正文

玩性窒息失手?嫌犯逃亡16年一審被判"故意殺人"

時間:2017-01-07 18:23 來源:民主與法制時報 作者:轉載
1月8日報導,逃亡16年的殺人嫌犯陳光亮在2015年落網,為何要殺人?據其供述有四個版本:殺人練膽、做愛時不慎掐死死者、因嫖資起糾紛和因錢款起糾紛。最終江蘇省南京市法院一審判決陳光亮犯故意殺人罪,判處無期徒刑,剝奪政治權利終身。


資料圖

掀開被子,吳香(化名)嚇呆了。眼前這個“睡了一天”的客人,其實早已沒了氣息。

1999年2月10日21時50分,在江蘇南京某旅社當服務員的吳香到323房間催交房費,敲了半天門也沒人應答。她用鑰匙打開房門,看見床上躺著個赤腳的女人,露在外面的大半截臉蠟黃髮灰。掀開被子,女子下身赤裸,嘴角還沾著血跡……

大驚失色的吳香隨即報警。

警方查明,死者是四川籍的29歲女子劉曉桃(化名)。

警方認為,和劉曉桃一同入住的男子有重大嫌疑,但當時對此人身份一無所知。

調查一度陷入僵局。

直到2015年3月16日,逃亡16年的嫌疑人陳光亮終於被捕歸案。

2016年11月21日,江蘇省南京市中級人民法院一審判決陳光亮犯故意殺人罪,判處無期徒刑,剝奪政治權利終身。

此前有多家媒體報導,當年陳光亮的行凶動機是“想換個活法做個江洋大盜,於是殺人練膽”。但在陳光亮的多次供述中,關於作案動機共出現過四個版本:殺人練膽、做愛時不慎掐死死者、因嫖資起糾紛和因錢款起糾紛。

一審中,陳光亮當庭供述:他在偵查及審查起訴階段關於玩性窒息遊戲的供述都屬實,其他供述均不屬實。本案的辯護律師毛立新認為,陳光亮與被害人玩性窒息遊戲失手導致被害人死亡,其行為不構成故意殺人罪,應當構成過失致人死亡罪。

最終,公訴機關以“錢財糾紛”為由,指控其故意殺人。南京市中級人民法院一審判決陳光亮犯故意殺人罪,判處無期徒刑,剝奪政治權利終身。

陳光亮不服判決,向江蘇省高級人民法院提出上訴。

逃亡16年的“神秘男子”

根據證人敘述,2月9日劉曉桃入住時,還有一名同行男子,身高一米七左右,平頭,講普通話。案發後,該男子已經不知去向。警方認為該男子有重大作案嫌疑,但他入住時既沒有登記信息,當時的監控設備也不足以提供有效線索。

直到2015年3月9日,民警根據採集的現場痕跡,從公安信息庫中搜索到了匹配的結果,“神秘男子”陳光亮終於浮出水面。

2015年3月16日,陳光亮在家門口被等候多時的警方抓獲。此時,他已落戶深圳,是一個意氣風發的小老闆,有車有房。

陳光亮曾供述——

1998年底,他在江蘇省連雲港市做煤氣站的生意。就在這段時間,他結識了在連雲港海州區經營小髮廊的劉曉桃。兩人發生了幾次性關係後,陳光亮提出要包養劉曉桃,還先後為她支付了8000元房租和3000元醫藥費。

臨近1999年春節,陳光亮要到南京考察房產中介生意。適逢劉曉桃也要回四川老家,途經南京,兩人便相約一起從連雲港到南京。在去南京的車上,劉曉桃告訴陳光亮,以後可能不回連雲港了。陳光亮一想,兩人交往了僅兩三個月,已經花了他一萬六七千元錢。於是告訴劉曉桃,如果不回去了就要歸還他支付的房租。劉曉桃先說身上沒錢,隨後又改口,說只是試探下男朋友是否關心自己。一路上,兩人始終在討論錢的事。陳光亮越聽越不對勁,他深信劉曉桃就是不想還錢,開始琢磨著通過暴力手段把錢弄回來。

兩人到達南京時,天已經快黑了。陳光亮在玄武湖火車站附近找了個小旅館,故意不用自己的身份證登記,而是用劉曉桃的身份證登記了323和335兩個房間。

晚飯過後,兩人又發生了性關係。陳光亮再次要錢遭拒,一怒之下打了劉曉桃,還在廁所裡抓著她的頭髮往牆上撞,劉曉桃哭著求饒。陳光亮用左手勒住她的脖子,用膝蓋壓著她的胸部和頸部,不斷要錢。

兩人糾纏時,劉曉桃扯掉了陳光亮的眼鏡,陳光亮憤怒了,腦袋裡一片空白,使勁兒掐劉曉桃的脖子……不知道過了多久,等他反應過來時,才意識到劉曉桃已經死了。看到昔日的女朋友面容猙獰,陳光亮慌了。他不停按壓劉曉桃胸口,還把她拖到衛生間用水淋,希望女朋友甦醒過來。然而奇蹟並沒有發生。

陳光亮把劉曉桃搬上床,用被子蓋住。拿了她的錢包和金項鍊,在凌晨12點左右,趁著夜深人靜悄悄逃離了旅店。

次日,陳光亮回到連雲港,他告訴父親,自己打架可能打死了人,需要出去躲一躲。

這一躲就躲了16年。

旅社的多名服務員證實,兩人入住當天,劉曉桃曾偷偷下樓,把隨身攜帶的2.5萬元現金存到服務台,還反复囑咐,錢只能她本人來取,包括和她同行的男子都不能取。據此,江蘇省南京市人民檢察院認定,陳光亮因錢款糾紛,採取扼、勒劉曉桃頸部的方式致其當場死亡,犯故意殺人罪的事實清楚,證據確實充分。

四個版本的供述

陳光亮歸案後也曾供述自己是為了“練膽”才殺人,隨後又改口稱是因為“嫖資糾紛”起了殺心。 2015年6月30日,陳光亮又稱殺人動機是“錢款糾紛”,還有七次供稱玩“性窒息遊戲”致人死亡。前後四種不一致的供述引起了辯護律師的注意。

2015年11月27日的訊問筆錄中,也記錄了陳光亮供述事發當天的情況。 “過程中我很緊張,外面經常有聲音,聽起來很像是警察在敲門,我緊張中就不小心把她掐死了。”陳光亮回憶,後來發現劉曉桃“不動了”,他並沒在意,“還以為她和我一樣聽到外面的聲音起了警覺。”直到發現劉曉桃“眼睛睜得很大,嘴巴張開,舌頭也伸出來了”,陳光亮才知道她已經死了。

後來,他還試圖喚醒劉曉桃,但沒有成功。 “我給她壓胸,想看能不能把她救活。又把她抱到洗手間裡想用冷水激一下看行不行,後來還是不行我就把她抱回床上拿被子蓋起來只露出頭髮。 ”陳光亮供稱。

一審中,陳光亮當庭供述,他在偵查及審查起訴階段關於玩性窒息遊戲的供述都屬實,其他供述均不屬實。

“以前就是想找一個稍微體面一點的理由,不想讓爸、媽還有小孩他們看不起。”“在我老婆眼裡,這種變態的性傾向都是很下流的,嫖娼她還能接受,但如果她知道我有這種性傾向的話,可能想起來跟我在一起過都會很害怕。”陳光亮接受警方問詢時說。

北京云智科鑑諮詢中心的審查論證人胡志強在《法醫學書證審查意見書》中表示,根據案情和屍體檢驗情況,劉曉桃的死亡原因係機械性窒息死亡無異議。但是,窒息是如何發生的,需要具體分析。

胡志強曾在“湖南黃靜死亡案”“福建念斌投毒案”“河北聶樹斌殺人案”“海南陳滿殺人案”等案件中擔任鑑定或論證專家,從事法醫鑑定工作30餘年。他認為,根據現場的情況分析,劉曉桃頸部的損傷較為零散,按壓的力量較輕,符合反復多次按壓形成;且身上沒有明顯的抵抗傷,符合性活動中的自願受虐狀態;衛生間內發現一枚金色耳環,提示可能在衛生間有過施救過程。因此,不能排除劉曉桃系陳光亮在不正當的性活動中導致意外窒息死亡。 “窒息遊戲致人死亡的說法和現場情況比較吻合。”胡志強表示。

經過解剖證實,死者頭皮未見頭皮下出血,顱骨完好,顱內未見損傷出血。本案的辯護律師毛立新認為,這與陳光亮多次供述的“抓著被害人的頭髮往牆上撞”情況不符,供述內容存在虛假。 “陳光亮在'窒息遊戲'的供述版本中,明確否認了'拉被害人的頭往地上或牆上撞'的事實。我認為這個供述版本與屍體檢驗相互吻合、能夠印證,更加真實可信。

“而且,案發當晚旅社三樓有兩個服務員值班,劉曉桃居住的房間離服務台比較近。多名證人證言印證,案發當晚被害人並無呼救。試想,如果陳光亮故意殺人,劉曉桃不可能不呼救反抗;如果有呼救、有反抗,不可能不發出任何聲響。服務員也不可能聽不到任何響聲、動靜。”毛立新說。

危險的“窒息遊戲”

關於“窒息遊戲”,此前媒體也報導過類似的案例,如2013年,在浙江寧波打工的兩名“90後”少女誤信網絡上“勒頸使人產生快感”的信息,在租房裡體驗“窒息遊戲”,結果一人失手將另一人勒死。活下來的少女林某因故意殺人罪被寧波中院判處7年有期徒刑。

“窒息遊戲”致人死亡是否可以認定為過失致人死亡?北京康達律師事務所韓驍律師認為,司法實踐中認定過失還是故意,要根據不同案情具體情況具體分析。一般故意殺人,即明知道自己的行為必然或者可能發生被害人死亡的危害結果,並且希望危害結果的發生,或者明知必然發生死亡的危害結果而放任結果發生的心理態度。

“故意犯罪和過失犯罪根本區別在於行為人主觀方面。前者以故意為其心理主觀狀態,對結果的發生持希望或者放任的態度;後者為過失,包括過於自信的過失和疏忽大意的過失,對結果發生持否定狀態。在實務中要根據案件的調查事實以及犯罪嫌疑人的供述綜合來判斷其主觀目的。如果犯罪嫌疑人在主觀上是反對結果發生,即死亡的結果並不是其實施行為的目的,才屬於過失致人死亡。過失犯罪的法定最高刑為七年。”韓驍稱。

陳光亮致人死亡案件最後要怎麼認定,還得由法院根據案件事實作出具體判定。

目前,陳光亮已經向江蘇省高級人民法院提出上訴。


(責任編輯:轉載)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